锤子科技的没落与罗永浩自身离不开关系

新闻 2020-07-16 08:54:05

高中辍学、行业冥灯、中国初代网红,将这几个词放到一起你会想到谁?或许一个留着胡子、戴着小眼镜的胖子就会浮现在脑海当中。他叫罗永浩,是中国科技圈中一朵绽放的奇葩,在他身上集中了太多的极端,极端的性格,进入极端竞争的行业,伴随着极端的被看好和极端的被质疑。而他的锤子科技的没落也与罗永浩自身离不开关系。

在高考前一天的晚上,老罗在微博上发表了一个为高考生加油的演讲视频,在这短短的五分钟视频当中,老罗不止一次地提到了自己创办的锤子科技。并且表示自己身上背负的债务已经快要还清,将会重新振兴这个品牌,这个被他认为是“智能手机时代工匠”的品牌。

在罗永浩转战电商带货行业后,凭借他的粉丝基础和与生俱来的口才做得可谓是风生水起,就在近段时间,有消息人士透露罗永浩的直播公司(交个朋友数码科技公司)刚刚获得浅石创投的投资,目前已签署投资协议。来自各方面的投资与带货的收入可能真的会减轻罗永浩的债务压力,或许这句“重新振兴这个品牌”不是空话。

振兴锤子科技现实吗?

在锤子科技的手机业务售卖给字节跳动后,老罗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确实是做了不少事,在2019年初将自家的“子弹短信”升级成“聊天宝”,为了拿下更多的下载使用量,团队还在软件内加入了读新闻、好东西和游戏等新功能,用户可以通过使用这些功能来赚钱。但这些改变,都与锤粉们钟爱的那种文艺简洁风大相径庭。

结局是现实的,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老罗就因为市场反响不好而退出了这个团队。从软件本身来说,聊天宝的界面实在是太过于繁琐,很难让用户有下载使用的念头。曾经老罗在发布会上一直宣称自己要用两三步就能解决的

而后续老罗也尝试过其他领域的产品,鲨鱼纹抗菌产品、电子烟,但均以表现不佳而再次失败。老罗也因此失踪了一段时间,再次出现在大众面前时,他已经成为一名“带货主播”,由于入一行凉一行的经历,老罗被戏称为“行业冥灯”。当时网络上几乎所有的声音都在唱衰老罗,希望能再次看到老罗失败的笑话。但这一次老罗算是终于成功了,虽说算不上业界数一数二的大主播,但从数据来看,起码不会亏本。

为什么罗永浩转战直播带货行业才短短三个月时间就能获得如此成绩呢?撇开真的很优惠的商品不谈,老罗的粉丝数量在科技圈中绝对是数一数二的。在4月1号老罗抖音首播那天,不管是老罗自己的直播间、其他主播的直播间都能够看到老罗的粉丝,根据官方的统计,在4月1日晚间 8 点的首场直播就累积近 5000 万人观看,交易总额达到了1.1亿元。作为一个直播新人,老罗的这一成绩无疑是一次成功。

但这些观看老罗直播的人大多数都是抱着“听相声”的心态去的,比起看老罗在镜头前推销其他品牌的产品,他们更想看见老罗重新拿起锤子手机吹牛逼。所以老罗如果想重新运作锤子科技,基本不用担心粉丝不支持的问题。但另一个问题也很现实,网络上的“锤粉”大多数都是只看不买。就算下一部锤子手机由老罗操刀,销量可能还是会比较惨淡。

锤子手机再出山并不容易

2020年了,手机市场早已不像2014年那个百花齐放的市场了,从权威数据统计机构IDC给出的数据来看,在2020年Q1季度,米果华OV五家手机厂商基本已经拿下了市场份额的96%。这些手机厂商早就积累了不少的粉丝基础,在供应商方面也确立了稳定的合作关系。而锤子想在这时候再次入局,想要一鸣惊人绝对是不现实的,而且锤子手机的销量一直以来都不是太好,草草入局的话只会翻车翻得更严重。

并且老罗还将锤子科技的坚果团队卖给了字节跳动,想要重新出山做锤子手机的话,可能需要字节跳动点头才行。同时老罗还需要重新拉拢人才,跟供应商确立合作关系。在如今的手机上,高刷、高像素、快充少一个都要被消费者疯狂吐槽,锤子作为一家销量较低的小厂商,在供应链中必然会缺乏话语权。如果在硬件方面都跟不上主流产品的话,下一部锤子手机必定又是一部失败之作。

其实锤子手机还有一个优点,也算是老罗重新操刀手机的底气,那就是Smartisan OS。虽然很多用户并不喜欢Smartisan OS的界面设计,但不得不承认,Smartisan OS在人机交互这方面绝对是走在国产手机厂商的前列,每一个功能都设计的刚刚好,够用的同时不会花里胡哨。

就比如闪念胶囊这一功能,它能够凌驾于所有的APP之上,随时随地去提醒你还有哪些事情没有做。这可比什么日历提醒,闹钟提醒实用多了,不需要点进APP里才会想起来还有什么事情要做,甚至有些时候你根本就想不起来要点进APP里看最近的日程安排。而闪念胶囊的存在让用户只需要滑动右上角的小方块就能查看日程安排、工作内容或者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虽然后续其他厂商也纷纷推出了这个功能,但与“正品”相比,还是少了点味道。

并且在设计方面,由罗永浩所操刀的所有锤子手机都能跟艺术品扯上关系,当国内所有手机厂商都在跟风苹果的设计时,只有锤子依旧坚持自己的设计语言,也代表着锤子的工匠精神。还记得在坚果Pro 2的发布会上,老罗还痛批刘海、水滴屏手机,并骂其“丑成翔,一坨一坨的翔”。但在罗永浩离开锤子后的第一场新品发布会上,我们就看到了一款“丑成翔”的坚果 Pro3。

所以老罗想要重新做出一部印有“罗永浩字眼”的锤子手机并不容易,重组团队也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前魅族高管李楠曾在知乎上表示如今的手机行业都是大集团+附属小集团的战争,想要在这种局面下再创立一个独立品牌希望是十分渺茫的。所以老罗想要回归手机圈,就需要依靠其他的手机厂商,将自己擅长的软件和大厂商所提供的硬件融合在一起,推出一款带有“锤子灵魂”的高端旗舰机出来,这样对于锤粉来说这个结局或许更好接受。

一加CEO刘作虎与罗永浩

罗永浩,对于锤子手机是爱着的,锤子科技对于他来说是梦想也是情怀;即使,现在的锤子科技已经不在做锤子手机,可是我们也期待锤子手机能够有新的未来,就算销量不高,只要精神还在,锤子手机依旧是那个锤子手机。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候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