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recard已从人人追捧的凤凰沦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动态 2020-07-02 08:45:02

值得注意的是,Wirecard 深陷财务造假风波,也让此前频频质疑其会计问题的对冲基金们赚得盘满钵满。

欧洲金融科技巨头 Wirecard 财务造假事件爆发,短短几天,已经在行业引发震荡。

首当其冲的是其本身,这家欧洲金融科技巨头股价与市值在过去两周内呈现断崖式下跌,股价一度跌去 90% 同时,公司市值也从 130 亿欧元跌至 5 亿欧元。

资料显示,Wirecard 成立于 1999 年,主营业务为全球性电子支付,包括为欧洲众多企业处理跨境贸易业务信用卡支付清算等,受益过去数年金融科技蓬勃发展,这家企业股价一度飙涨至 280 欧元 / 股,跻身德国前 30 大上市公司行列,总市值超过金融巨头德意志银行,被纳入德国蓝筹股 DAX 指数。

" 在众多投资机构眼里,Wirecard 已从人人追捧的凤凰,沦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一位欧洲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指出。对 Wirecard 而言,更至暗的时刻即将来临——若企业无法在 7 月 1 日前偿还到期的 13 亿欧元贷款,将彻底陷入破产重组旋涡。

此前,受财务造假冲击,掌舵 Wirecard18 年的原 CEO 马库斯 · 布劳恩(Markus Braun)宣布离职,由德国证券交易所前合规官詹姆斯 · 弗里斯(James Freis)接替。与此同时,穆迪(Moody's)将 Wirecard 信用评级大幅下调至垃圾级。

" 目前金融市场最好奇的是,Wirecard 如何虚构 19 亿欧元存款资料,竟能骗过审计机构与监管部门的眼睛。" 他告诉记者。这种 " 好奇 ",无疑对全球金融科技机构估值构成不小的冲击。

21 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当前多家全球大型私募股权基金已暂缓对金融科技企业的投资,转而要求后者先递交更严格的财务审计报告与信息披露内容。

一位欧洲创投机构合伙人对此感慨说,原以为疫情冲击将令金融科技迎来新的发展空间,但 Wirecard 财务造假风波,一下子令资本市场的目光全部集中在金融科技产业高成长背后的财务合规性漏洞隐患。

" 凭空消失 " 的 19 亿欧元存款

根据安永会计事务所披露的信息,事件暴露的初始是,有着 " 欧洲支付宝 " 之称的德国 Wirecard 无法提供财务报表信托账户的 19 亿欧元存款余额的证据。

正当资本市场 " 期待 "Wirecard 将反驳辩解时,它却发布临时公告承认了上述信托账户里 19 亿欧元存款不存在的几率很高。

一位熟悉 Wirecard 业务模式的知情人士透露,前些年 Wirecard 之所以备受资本市场追捧,主要得益于它通过金融科技大幅提升了跨境支付结算的效率。尽管欧洲移动支付业务发展相对缓慢,但它将跨境移动支付业务迅速扩展至东南亚等新兴市场国家,赢得了巨大的发展空间。

" 不过,由于 Wirecard 无法在东南亚国家直接获得移动支付结算牌照,因此很多业务都是通过当地的第三方收单合作机构完成,这恰恰给它涉嫌财务造假创造了空间。" 他认为。2016-2018 年期间,Wirecard 逾 50% 销售额与大部分利润均来自第三方收单合作业务。但形成鲜明反差的是,不少投资机构一直在质疑 Wirecard 所提供的不少客户合同 " 子虚乌有 "。

21 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Wirecard19 亿欧元存款是否真实存在,与菲律宾两家银行——金融银行(BDO Unibank)、群岛银行(BPI)存在着密切关系。因为 Wirecard 此前表示将不少存款存入这两家银行。

然而,菲律宾金融监管部门很快澄清称,BDO 和 BPI 均表明 Wirecard 不是他们的客户,他们与 Wirecard 也没有任何生意往来,且 Wirecard 将存款存入这两家银行的文件均是假的。

这令投资机构不得不怀疑,Wirecard 一直在其新加坡办公室涉嫌伪造交易合同夸大业务收入,其中包括通过多个跨国壳公司虚构大量贸易合同与支付凭证,但这些交易在当地审计机构眼里是 " 合法 " 的,由此蒙骗国际大型会计事务所与金融监管部门。

安永对此表示,Wirecard 涉嫌参与了一场精心策划的复杂诈骗,牵扯到全球多家不同机构,带有蓄意欺骗目的。

对冲基金 BMO Capital Markets 策略分析师 Aaron Kohli 则坦言,如今 Wirecard 自己也承认 19 亿欧元存款不存在可能性极高,等于坐实了财务造假质疑。目前等待 Wirecard 的,除了极其严厉的监管处罚,还有投资者与债权人的巨额索赔,其结果是企业一旦破产重组无果,将面临破产清算窘境。

更糟糕的是,这令欧洲金融科技产业投融资市场变得黯淡。

一家涉足跨境支付结算的欧洲金融科技平台高层向记者透露,在 Wirecard 财务造假风波爆发后,不少大型股权投资基金搁置了对他们的股权投资进程,转而聘请专门的审计机构逐一审核所有客户合同与支付凭证的 " 真实性 "。

" 不少欧洲金融科技平台也因财务审查趋严而放缓了 IPO 进程,现在我们最担心的是,企业若无法按时完成 IPO 募资或股权融资,可能没有资金扛过这场疫情冲击。" 他坦言。

紧急磋商审计规则调整

值得注意的是,Wirecard 深陷财务造假风波,也让此前频频质疑其会计问题的对冲基金们赚得盘满钵满。

据金融分析公司 S3 Partners 最新数据显示,由于财务造假引发股价大跌,此前沽空 Wirecard 的对冲基金在过去两周累计浮盈额超过 26 亿美元,其中包括总部设在伦敦的对冲基金 TCI、马歇尔 - 韦斯基金与格林维尔资本公司等。

相比而言,多家国际知名投行与大型资管机构不幸 " 踩雷 ",比如贝莱德集团持有 Wirecard5.57% 股份,英国德文郡(Devon)基金管理公司旗下的欧洲机会信托基金因重仓 Wirecard,单日净值一度大跌逾 11%。此外,高盛、摩根士丹利、美国银行、花旗也是 Wirecard 的重要机构投资者。

这背后,是对冲基金在多空博弈过程 " 笑到了最后 "。早在去年初,不少对冲基金开始质疑 Wirecard 存在会计问题,因为他们认为跨境支付结算的手续费收入利润微薄,即便 Wirecard 每年跨境支付业务量高达数百亿欧元,也不足以令其赚取 19 亿欧元 " 存款 ",因此有对冲基金曾派专门机构去东南亚调查,发现 Wirecard 部分客户交易合同存在猫腻。

当时,此种质疑遭遇 Wirecard 反驳,以及德国金融监管部门对后者的 " 支持 "。去年 2 月,德国金融监管部门突然决定,在当年 4 月 18 日前禁止全球投资者对 Wirecard 建立新的空头头寸,创造了德国首次禁止沽空单个股票的历史。

" 这没能遏制对冲基金的沽空浪潮。" 上述欧洲对冲基金经理透露,在上述禁令解除后,不少对冲基金依然从经纪商处借来大量 Wirecard 股票进行沽空,即便当时这项操作所需的融券成本年化利率超过 12.5%。

如今,Wirecard 承认 19 亿欧元存款很可能不存在,也令德国金融监管部门颇为尴尬。

德国联邦金融监管局局长菲利克斯 · 休菲尔德(Felix Hufeld)此前表示,Wirecard 财务造假丑闻是一场彻底的灾难和耻辱,德国资本市场应该以企业质量和业务可靠性为主导。

21 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目前德国部分议员正呼吁完善调整欧盟的法定审计规则,即不再由上市公司自己选择审计机构,而由专门监管部门统一遴选专业机构对上市公司财务状况进行审计,由此避免 Wirecard 利用不同国家不同会计准则 " 虚构 " 存款资料美化财务报表的状况再度出现。

然而,此举能否挽回资本市场对欧洲金融科技平台的投资信心,仍是未知数。

市场传闻中国银行可能会核销 Wirecard 所欠的数千万欧元贷款(总额为 8000 万欧元),但不再延长其授信额度。此前,中国银行是向 Wirecard 提供 20 亿美元融资的 15 家大型商业银行之一。

一位知情人士透露,目前 Wirecard 与债权人的破产重组谈判仍在进行,目前无法得知多数债权银行是否同意延长还款期限。但一个不争的事实是,若 Wirecard 无力实现自我救赎,银行债权人与投资机构股东将会考虑如何将自身损失降至最低。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候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