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恐怕是我职业生涯中最特别的一年

科技 2020-07-28 14:28:17

严格来说,我的职业生涯不算平坦。2017年8月31日,我在深圳一家本地门户网站寻得一份编辑工作,尽管刚开始赚钱不多,但毕竟是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颇有感触。一想到这里眼角不免有些湿润,令人沉思。后来,在2018年11月,我由于个人原因来到北京谋生,同样也是一份编辑的工作,大概这也是一种传承吧。

时间到了2019年,我熟悉了新单位和北京的节奏,按道理来说,2020年应该是本人迅速发展和充实的一年,就如同今天的5G一般,驶进发展的快车道。始料未及的是,当我在家庆祝2020年春节时,疫情却开始悄悄扩散并愈加严重。随之带来的还有返工的延期、需求的减少、预算的降低、工作方式的改变,甚至有人因此丢了工作,让这个新年变得格外寒冷,格外艰难……但是在一线人员和人民群众的相互配合,相互帮衬,一切开始向好的方面发展,我也因此能够快速复工复产,投入编辑的工作中,没错,又好起来了。

回望这半年,尽管真的很难,但是现在想起来,确实有一番滋味……有时候我都在想,面对这样的"至暗之时",我,我们是怎么走过来的。

第一步:线上办公值得写上一笔

在疫情期间,线上办公已经成为不少上班族的核心工作方式,对学生而言便是远程教育了,不过鉴于本人的年龄,后者与我没有那么强的关联。嗯,大概吧。不过说实话,当我被告知要线上办公时,心情很兴奋,毕竟第一次可以长时间在家办公。当然,更深层次的原因是早上不用起那么早,非常真实。

2020年半年记:疫情之下,仍是好汉一条

书回正文,你眼中的线上办公是什么样的?可以不用早起,不用挤地铁,干累了甚至还能躺床上休息一下,而且还有更充足的时间,更独立的空间和更高的工作效率……一切都很美好对不对?我原来也是这样想的。

2020年2月3日,我线上办公的第一天,对于一个家到单位有16公里之遥且原来要在9点之前赶到单位的人来说,敢在八点半起来是一件十分嚣张的事情,爽到。大概是因为兴奋,或是空间上的独立感和自由感,工作效率相当高,但是当你熟悉了这种感觉,就开始"翻车了"。

几天后的中午,我心想:"我平时在单位只能趴在桌子上睡觉,今天我便是要躺在床上!"过了1小时就到了喜闻乐见的点名时间,但是完事后就有一个声音出现在我的脑海中:"再睡会吧,没人管~"我怎么能有这种想法呢?太过分了!然后我就在十分忐忑的心情中又睡了半小时。除此之外,工作间隙玩手游、刷微博,看抖音也是常有的事。尽管最终工作可以完成,但有时候确实很影响效率。

另外,线上办公遇到需要"头脑风暴"的工作时多多少少有点"水土不服"。2月6日下午3点,我参加语音会议时,一记快递的电话打进来了以至于我没有听到其他同事的发言,而且我不确定电话的铃声有没有被收录到软件的语音通话中。此时,组长让我继续发言,空气中便多了一分宁静……类似头脑风暴、开会这样的办公环节需要彼此之间的互动,但是线上办公很容易受到外界因素的影响,可能是网络环境、信号条件或是其他不可抗力等,而且脑海中的想法和创意和容易卡在断断续续的文字或语音中,这反而增加了彼此理解和沟通的成本。

尽管从总体上看,线上办公有着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在那段特殊时期确实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除此之外,线上办公软件以及各种即时通讯应用也成为彼此交流的重要手段。

至于如何在居家工作的过程中保持效率,在我看来,居家办公保证效率最好的方式依旧是靠自觉,尽管这种方法很考验我们的主观能动性,但是工作核心依旧在人,人不上心,借助再多外力也很难见效。不过,既然有时间"摸鱼"反而能够说明另外一个问题——你还是太闲。

第二步:迈出去第一脚

尽管居家办公是个好东西,但是不可能永远待在家里。2020年3月,我戴上口罩、手套、护目镜,讲究个全副武装,重新回公司上班。不过,接下来的一幕中倒是令我印象深刻。

"北京上午9点的街道还真安静。"这是我复工后第一次上班的最大感受。本应堵得水泄不通的马路,现在似乎却是一个可以躺在上面睡觉的存在,那还蛮真实的。"公交车,地铁上的人应该会多一些吧。"我当时这样想着,但是事实证明我还是太年轻。

坐上公交车,我发现车上除我之外,只有司机、安全乘务员两个人,这种情况我一般称之为包场。其实不只是公交车,地铁上的情况上也大体如此,只有零零星星几个人,突然感觉地铁的车厢还挺大。尽管说这种话有些不合时宜,至少我这是第一次不用担心地铁没座位。

相比之下,单位倒是还有些人气,尽管只到了半数左右,但终究是有人可以说话,令人开心,这也是我第一次因为可以跟人说话感到开心。大家坐在工位上,上班8小时全程戴着口罩,只有在吃饭时才小心翼翼地把口罩拿下并拖到下巴处。下班时间到了,大家便早早地走,不愿多做一分逗留,当然,也没人在当时那种情况下愿意在人员聚集场所逗留。

尽管生活在疫情的阴霾之下,多少有些压抑,但至少已经迈出家门,开始迈出苏醒的第一步,这无疑是一个好兆头,无论是对谁来说都是如此。阳光总有冲破乌云的一天,后来随着疫情的控制,各地病例数开始下降并且开始清零。

一天又一天,公交车、地铁、写字楼等场所的人渐渐开始多了起来,我在地铁上又开始找不到位置了,但并没有令人沮丧反而有些慰藉……好吧,至少那段时间我是这样想的。单位里的诸位交流也渐渐多了起来,尽管隔着口罩听得不太清楚,但能听个响也是极好的。

现在的地铁

现在的地铁

现在回想起来绝对是一段的回忆,从刚开始战战兢兢不敢出门,到后来单位同僚交流渐渐多了起来;从N95口罩每人必戴,到现在一次性医疗口罩即可;从"包场"公共交通工具到地铁逐渐恢复往日常态……一切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至少出门不用像以前那么害怕了。

第三步:好起来了

在疫情期间还有一件很要命的东西——钱。在眼下这个特殊时期,手里钱财多少很大程度决定了我们抗风险能力,但由于上半年头几个月的"沉寂",业务上的需求也少了很多,本人也不得不减少各项开支以增强抗风险能力。

2020年半年记:疫情之下,仍是好汉一条

后来随着疫情的控制,经济的逐渐复苏,各式需求和商业配合便如同井喷一般扑面而来以至于本人时常出现拖稿的现象。

第一天

"写好了吗?"

"离截稿日还有两天,着什么急。

第二天

"写好了吗?

"快了快了(心虚)"

最后一天

"写好了吗?(半恼)"

"很快很快,马上就好,再给我半小时,我文件夹都建好了。"

半小时后,我亲爱的责编老师气势汹汹,破门而入,大喊:"小子,老子有话说!"我听这话是恨疯了我呀,说实话接下来发生的画面应该是不让播的。在今年3月到6月,这已然成为我日常工作的常态,需求多且杂,让我深刻体会到甲方在疫情期间所积攒的热情,甚至喜提2020年第一份出差,爱了。

如今时间已到7月,我的生产生活已经恢复了常态,基本上回归到疫情发生之前的工作节奏。尽管从宏观上看,整体经济还在复苏阶段,但可以确定的是,现在一切都开始好起来了,只不过面对未来不确定的内外部环境,我们自己还是要准备一手。实际上,无论在什么时候,尤其是现在这个时间节点,你会发现靠自己是最靠谱的。

写在最后

从疫情初始到共克时艰,再到冲破乌云,我就是这样一步一步走过来,尽管这只是我个人的经历,但也是社会在这段时期的一个缩影,大家都不容易,都很难但并不代表我们会就此退缩,越是如此便越是往前进。

面对2020年下半年,说实话我不知道会发生,因为从上半年的节奏来看,没有什么是不可能发生的。但是,疫情之下谁都是好汉一条,无数的个体完全可以组成一个强大的集体,没有困难可以压倒我们,我们一定可以取得最后的胜利。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候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