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手机或大规模应用联发科芯片

互联网 2020-06-18 11:28:49

美国对华为制裁的升级,让更多人开始关心起这家中国手机厂商的未来。此前华为因禁令而无法使用谷歌移动服务,已经让手机业务在海外市场迎来重挫,若海思芯片也遭受影响难以从台积电获得供货,恐怕华为国内外市场表现都不容乐观。

选择华为海思之外可以正常供应的手机芯片,是华为可以考虑的补救手段,保证手机生产销售不会因缺少芯片供应而出现危机。以目前华为拥有的市场地位和占有率而言,这番新动作或将让手机芯片市场格局出现重大改变。

华为手机或大规模应用联发科芯片

《日本经济新闻》报道称,华为试图加大对外采购手机芯片的规模,通过使用联发科芯片来绕开制裁。华为不能向高通这样的美国芯片公司采购,也不能直接向使用了美国技术的台积电等代工厂下订单后,联发科成了最稳妥的芯片供应来源之一。

华为此次向联发科发出的订单数量,相当于过去交易总量三倍,足以推算出规模巨大的数字。目前联发科还在评估尚未正式接受订单,一旦达成合作便意味着采用联发科芯片的手机将成华为出货重心之一。

有过多次准确爆料的数码博主“数码闲聊站”也在6月1日表示,华为已经向联发科采购不少芯片,未来会有多款华为和荣耀品牌的手机使用联发科芯片。小米公司Redmi产品总监王腾在这条爆料下对联发科芯片表示肯定的回复,从侧面增添了几分真实性。

5月15日美国商务部加强了“实体清单”对华为的制裁力度,使用美国技术生产的芯片也会受到限制,其目的就是要控制华为海思的芯片生产节奏。海思旗下麒麟芯片已发展成华为手机广泛采用的核心部件,而华为在2019年达到了2.4亿台出货量,芯片缺口极大。

为了不影响美国企业的利益,美国给芯片设立的临时通用许可期限是120天,也就是说9月14日之前华为的芯片生产供应暂时不会受到影响。但在那之后,最快相当于下一代Mate手机发布为节点,华为就得为今后的手机芯片供应找到解决办法。

6月2日日间,联发科对传闻做出回应:称绝无违反或规避相关法律和法规的行为,所售的手机芯片产品均为标准品,并无任何为特定客户而特制的情况。如此一来,可以确认华为通过联发科,将麒麟芯片“暗度陈仓”的可能性基本不存在。

不过我们也不用担心,华为中高端产品会因采用标准的联发科芯片,而出现表现下降或是不符合预期的情况。经过近几年的蛰伏与重新规划之后,联发科再度拿出了冲击中高端手机芯片态势,而且已有颇具实力的产品问世。

高通海思之外,有了新的高端芯片

如果华为会在手机产品线大量使用联发科芯片,那么势必会在Mate、P系列等中高端产品线应用,以取代此前麒麟旗舰芯片的地位。不过目前为止的搭载联发科芯片的华为手机,多为定位于中低端的产品,能否胜任接替麒麟的“历史任务”还没有定数。

华为做出这样的产品决策,一方面是为麒麟芯片让出空间,麒麟在中高端优势明显,而低端还有需要弥补的市场空位;另一方面是彼时的联发科芯片在性能表现上难以和顶级产品正面竞争,田忌赛马才是对于手机厂商更合适的应用策略。

经历Helio X10及后续高端芯片的失利之后,联发科转移目光推出P系列和G系列,提供低功耗低成本且性能堪用的芯片。这一战略转移颇有成效,抓住了中低端和新兴市场机会:据Counterpoint调研数据,联发科市占率在2019年仅次于高通达到了24.6%。

升级5G网络后的换机潮同样给手机芯片厂商带来机会,联发科打出的手牌是天玑系列,均为AP与基带整合在同一片上的SoC设计。华为近期推出采用天玑800的畅享Z,填补了麒麟820产品以下的市场空缺,将华为5G手机价格区间拉到1500元~2000元之间的新低。

在能够对位麒麟820所处的中端市场的天玑800之上,联发科目前最高端的手机芯片是天玑1000Plus,也是在锋科技看来,联发科满足华为中高端产品需求的重要角色。天玑1000Plus采用台积电7nm制程生产,性能和能耗表现与华为最新的旗舰芯片麒麟990 5G十分接近。

早在2019年末,联发科就发布了天玑系列芯片,但仅有寥寥数款产品面世。近期开始有多家厂商的多款产品登场,或许意味着联发科已经解决了量产之前的所有问题,可以稳定对外大量供货。对于争分夺秒期望尽可能找到应对措施的华为而言,无疑是个好消息。

性能与供应都不再是“拦路虎”,也就意味着在手机从海思麒麟芯片转移至联发科芯片的方向上,华为扫除了可能出现的技术问题。接下来华为要思考的是,要不要将联发科作为今后的唯一选择,以及海思麒麟的地位与研发工作将如何处理。

手机厂商不再是单一芯片供应

华为内部可能早就做出判断,选择的备用芯片不单单是联发科。荣耀总裁赵明曾在采访中表态:未来会采用联发科的5G芯片,但一定是多平台合作。间接否定了海思芯片遭遇供应困难后,华为和荣耀品牌只采用联发科芯片的可能性。

华为同期也在与紫光展锐进行谈判,有望采用后者提供的手机芯片。紫光展锐推出了虎贲T7520、虎贲T7510两款5G SoC,性能和规格处于中低端水平。若华为采购紫光展锐虎贲芯片,能与联发科天玑芯片形成互补,构成开拓不同定位5G手机市场的产品版图。

三星旗下三星半导体设计生产的手机芯片,同样有可能是华为的选择,目前已在韩国本土研发出7nm EUV制程生产线。从市场反馈来看,即使三星半导体可以不受限制地供应,也很难是后者首要选择。能耗及稳定性表现上,三星芯片和麒麟、骁龙等主流产品存在差距。

实际上,华为之外的手机厂商都在尝试引入多个芯片供应商,不对单一芯片厂商产生过度依赖。或许各家厂商之间的出发点不尽相同,华为出于应对制裁、其他厂商出于成本和供应考量,却同样造成了手机芯片市场开始百花齐放的局面。

vivo在引入不同厂商手机芯片的道路上颇为积极,先后首发并独占了三星Exynos 980、Exyno 880芯片,今年联发科天玑1000Plus芯片的首秀,则是在子品牌的最新产品iQOO Z1上实现。采用多种芯片之后vivo手机产品力依然保持一致,也在销量上有所体现。

小米同样颇为积极,先后首发并独占了联发科G90T、天玑820芯片。虽然澎湃S1后续芯片至今未见踪影,但小米并没有宣布放弃自研芯片道路:陆续投资了芯片产业链上下游的多家企业,近期还传出松果电子法人更改的消息,或许能有更多动作公布。

除了选择更多芯片供应商之外,手机厂商想要避免“实体清单”制裁还有另一条路,国内芯片制造力量也在逐渐形成。中资背景的中芯国际已经具备了14nm制程芯片制造能力,亦有搭载其量产的麒麟710F芯片上市的产品,更有望在2021年实现7nm制程量产。

中芯国际代工生产的道路并非一帆风顺,生产芯片所需设备涉及到与美国技术有关的ASML,而荷兰政府尚未批准ASML对中芯国际出口EUV光刻机。其背后的芯片厂商们能否如愿达成既定的芯片制程升级路线,还有待后续观察。

联发科迎来极好机会?

在华为生产的高端产品之外,高端安卓手机几乎都清一色地使用着高通骁龙旗舰芯片,但这不是手机市场的全部,定价更亲民的中低端手机依然占据着绝对主流。这也意味着,一旦高通失去了中低端市场的青睐,那么高通不再拥有高端市场以外的霸主地位。

而现实是,联发科、麒麟芯片的奋起直追已经对高通造成威胁,在同样的3000元内中低端价位线上,采用高通最新中端5G芯片骁龙765G的产品不再具有性能优势,更多依靠产品外观、影像系统、屏幕规格支撑市场地位。

假设华为真的因严格执行的制裁而难以使用海思芯片,空出来的市场被联发科吸收,那么市场份额将出现巨大变化。CINNO Research报告显示,今年Q1海思在华占有43.9%份额,如此庞大规模将让联发科市占率有望超过60%。

不过对于华为来说,即使有联发科、紫光展锐或是其他手机芯片帮助度过危机,海思何日回归依然会是最关键的问题。当下华为手机产品带来的高端化、差异化功能特性,与海思芯片和手机协同开发带来的深入合作密不可分,是其他芯片难以取代的特色。

尝过自研芯片带来的产品竞争力、销售利润和供应能力甜头之后,华为当然不会完全转型手机芯片以外部采购为大头的形态中,中国制造也好、绕开制裁或解决制裁也好,终将回到自研路线。不管是联发科还是紫光展锐,都是中短期权宜之计,而非必须all in的未来。

至于联发科们能否抓住机会,在这个华为急需芯片、高通乏力疲软的当下,打一场漂亮的中高端市场翻身仗?即使最终决定权不在于他们,也应当做好与之对应的准备,从联发科天玑的硬实力来看,似乎会给手机市场带来不一样的风向。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候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