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马的名字竟然与现实构成了另一重映射

科技 2020-07-28 14:51:24

每年,在非洲的博茨瓦纳,成千上万的斑马为了寻找宝贵的水源,会选择迁徙,穿越广袤的马卡迪卡迪盐沼。而开创了互联网汽车概念的斑马网络(以下统称斑马),也正在进行一场迁徙——朝着理想中的智能汽车图景。去年8月,阿里与上汽对斑马进行战略重组,阿里成为斑马第一大股东,同时阿里将旗下YunOS操作系统(已更名为AliOS)整体知识产权及业务注入斑马。

今年5月,斑马与AliOS的战略重组正式完成,新斑马在CEO郝飞之外特设联席CEO一职,由AliOS的创始团队成员张春晖出任。

到今天,这场战略重组已进行将近一年,斑马亦借由这次重组,完成了自身战略定位的迁徙——就在两周前于上海召开的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上,张春晖发表了一次主题演讲《迈向协同智能的出行生态》。透过他的演讲不难发现,重组后的斑马,拥有的视野更加宽阔,对自身的定位则更加底层。曾经的互联网汽车缔造者,正着力成为最前瞻的智能汽车赋能者。

回首过去,斑马毫无疑问是一个前瞻者以及定义者——正是斑马的诞生,促成了互联网汽车概念的兴起与繁荣。如果没有斑马当时超越行业认知的想象,或许今天国内的车联网行业,仍在手机投屏方案和车载安卓平板之间徘徊——就如同所有人都在混沌中摸索时,斑马点亮了一盏照亮前路的灯。

而这一年来,当斑马望向更加宏大的目标,斑马的迁徙,或许将刷新甚至是彻底改变人们对智能汽车的认知。

一、最熟悉的陌生人终合体

5月11日,斑马网络2020年第一届董事会在上海召开。这届董事会上,由菜鸟ET物流实验室主任任上回归的张春晖,出任斑马网络联席CEO。同时,成力、黄佑勇、夏莲、徐强、肖睿哲等AliOS创始成员纷纷加入斑马网络,出任CMO、COO、CFO等核心管理角色。这意味着去年8月开始的斑马与AliOS的重组,已正式完成。

事实上,张春晖参与到斑马的重组工作,远比这个时间早。去年9月,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张勇即找到张春晖,希望他加入斑马,推动斑马与AliOS的战略重组。

其实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斑马与AliOS,是“最熟悉的陌生人”关系。 在工作上,两者相互协同、紧密合作,对外几乎以双生子的形态出现;技术上,AliOS向斑马输出底层的车载操作系统,斑马则向AliOS提供来自汽车场景的反馈;乃至在人员上,AliOS与斑马也有着高频的人才流动。

但是在组织上,斑马与AliOS则是泾渭分明——AliOS是阿里云智能下属部门,而斑马虽由阿里投资,却又是独立运营的公司。

在发展早期,相对分离的合作关系或许让双方能够自由发挥,但汽车产业近年的快速变革,则向这对“最熟悉的陌生人”提出了新的要求。

过去两年,特斯拉Model 3引领的汽车电子电气架构革命震撼了传统汽车巨头,大众集团提出并喊响的“软件定义汽车”更是席卷了全球汽车行业。一个能为全新汽车电子电气架构和全新软件能力提供支持的操作系统,成为各个车企解答智能汽车问卷的必备公式。

机遇到来的同时,也意味着挑战——手握汽车场景理解力和车载操作系统的斑马与AliOS,需要以更高效的方式,满足更多车企的不同需求。

如果说,原本相对分离的两个团队是两条搭伴而行的轻舟,那么重组后的斑马与AliOS,则是一艘众人命运与共,迎接风浪与机会的战舰。张春晖对重组的评价是:一个团队打仗,比两个团队协同效率更高。

在过去的近一年中,斑马与AliOS重组留给外界的总体印象是稳步推进、波澜不惊。但事实上,重组后的斑马总人数超过1000人。人上一百,形形色色。要在1000人中达成共识、求取利益平衡,难度可想而知,也考验着操盘者的智慧。

对这样一个复杂任务,斑马与AliOS的战略重组,选择了分阶段分层次完成。

张春晖到来后,首先做的工作是盘点、梳理业务,在战略上达成内部一致,明确了统一的前进方向。

在明确战略上的共识后,团队融合是进一步的工作。这种融合,必须是思想上的融合。斑马资深技术总监肖枫表示,在过往AliOS与斑马的分工合作中,因为企业文化的不同、所处行业不同催生的工作任务差别,客观上形成了一些AliOS团队与斑马团队在气质上的差异——总体来说,AliOS团队更互联网化一些,斑马团队则会更多站在车企角度思考问题。

好在,这种认知上的差异并非无法弥合。上文提到,AliOS与斑马在人才上有高频的双向流动,这为重组后的斑马孕育了一批具备两种思维的员工,他们成为了AliOS与斑马重组过程中,缓冲、粘接不同思想的重要纽带。

对于融合的过程,肖枫本人感触颇深,在加入斑马前,他曾从事操作系统的研发工作。他说,作为有两种经验的管理者,他的职责是顺应软件定义汽车趋势,在尊重汽车行业规律的前提下,让新斑马发挥互联网企业高效、快速迭代的特质。

在战略目标统一、团队融合进行时,最好的检验与固化方式,便是“打仗”。事实上,斑马与AliOS推动重组时,两个团队正在合力开发计划今年5月发布的斑马智行VENUS系统。今年1月疫情爆发,两个团队被迫在家办公。按理说,物理距离上的区隔会带来天然的沟通不畅,但出人意料的是,即便受到疫情影响,融合后的团队仍如期完成了斑马智行VENUS系统的开发工作。

以战争的语言描述,疾行的斑马,是在运动战中实现了融合。

显然,与AliOS的重组融合,为斑马带来了更高效率,但又不止于此。

两者融合,一则带来了更全面的能力——新斑马,在AliOS知识产权与人才队伍加持下,拥有的是从底层车载操作系统到上层汽车场景功能的全栈开发能力。二则,带来了更广泛的资源——阿里云智能总裁、达摩院院长张建锋在斑马网络2020年第一届董事会上就表示,“阿里达摩院、平头哥和天猫精灵等将全力支持斑马提升产品技术和能力,帮助斑马打造面向未来的智能汽车操作系统。”再则,斑马重组宣告了其在股权上的进一步开放,意味着斑马有意引入更多车企作为股东、建立深层的战略合作关系。

在斑马重组完成后,不仅有数家车企向斑马发出了战略合作的意向,原本在观望的车企,也明确了与斑马的合作意愿。

二、蹲得更深,跳得更高

可以明确的是,重组后的斑马,在许多方面都解开了车企与之合作的心结,更多车企将会与其开展智能汽车更深度的合作。

斑马网络COO黄佑勇分管运营与客户合作,他将斑马重组的近一年时间,称为斑马的蓄力期。背后的意思是,战略重组是为了蹲得更深,跳得更高。

这或许也是对7月9日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上,张春晖所做演讲的最佳诠释——蹲得更深,是指从更底层出发思考斑马、锚定的战略定位;跳得更高,则是从更高的维度思考其业务边界。

张春晖将斑马定义为一个“人车路融合的感知、连接、计算平台”,这意味着,斑马于车企的意义,正在从倾向于提供打包(端到端)智能车机系统方案的供应商,转向一个能够提供各种基础能力与模块,供车企进行深度开发的全行业平台。

这一定义的背后,其实是车企与供应商关系的深层变化。过去数年,源于特斯拉成功的刺激、汽车市场进入存量市场的搏杀与汽车四化趋势的促动所塑成的新格局,越来越多的车企出于危机感乃至是求生本能,正在将过往分包至供应商的研发职能收归自己手中,以获得差异化的技术竞争力。由此,一批车企走上了对各种底层能力的自主研发中,其中也包括车载操作系统。

但在黄佑勇看来,车企一拥而上打造操作系统,是行业调整期的特殊现象。因为,各车企若执着于打造自己的操作系统,既不擅长,也不经济。他认为,汽车企业对各种底层能力应激反应式的追逐,就像一个振动的单摆,最终总会达到一个“最佳势能状态”,在车企与供应商重建的合作关系中达成新的资源配置平衡。

毫无疑问,斑马的新定位,瞄向的便是这种再平衡后的合作关系——依托建立在智能汽车操作系统基础上的感知、连接、计算平台,斑马可以将阿里生态的多层次能力开放给车企,车企再进行二次开发,形成自身的差异化能力与产品功能——这便是眼下斑马尽力要推动的Powered by赋能模式。

相较于过去供应商多提供打包方案的模式,赋能模式对车企自身的开发能力会提出更高的要求。但肖枫称,在与车企的技术合作中,他发现车企转变的决心与速度比预想中更快。斑马最初与车企合作时,与他打交道的都是非常传统的汽车人,但近两年与肖枫接触的,多是带着新思维的少壮派工程师。

深蹲下去,构筑以底层能力赋能车企的新模式的同时,重组后的斑马显然也跳到了更高的维度,重新思考了自己能提供的能力边界。

如果此前对斑马的业务不甚了解,听了张春晖在人工智能大会上发表的演讲后,你甚至会以为这是一家自动驾驶公司。因为其演讲的大半篇幅,都留给了人机共驾、车路协同、自动驾驶。

当张春晖代表斑马开始密集谈论这些词汇时,这意味着斑马瞄准的,已经不仅仅是和车企谈论人车交互、智能座舱,而是开始以自身为基点,向汽车行业乃至出行行业输出一个智能汽车操作系统。为此,斑马制定了一套智能车机、智能座舱、整车智能三步走的战略。在此之前,斑马的团队也的确打造过AR-driving这一作为辅助驾驶功能作为亮点,但它未形成一套系统化的智能驾驶能力。

而在斑马重组、张春晖到来后,一套以阿里体系为基础,斑马为出口,面向汽车、出行行业的智能汽车操作系统正在建设、成型中——AliOS连接各种传感器、计算单元,达摩院输出其自动驾驶感知、仿真等能力,高德提供高精度地图,千方科技提供车路协同能力,千寻位置提供高精度定位......

张春晖过往在菜鸟ET物流实验室负责打造无人物流车的任职经历,以及他在世界人工智能大会这一国际性行业会议上对“人机共驾、车路协同”的力捧,意味着斑马要打造一个支持自动驾驶能力的智能汽车操作系统绝非空穴来风。

当然,沿着“Powered by”的模式,斑马日后若对外输出智能汽车操作系统也将是开放的、留给合作伙伴充足开发空间的。

实际上,无论是基于智能交互还是在自动驾驶的智能汽车操作系统建构上,斑马都在向底层靠拢,从而把应用层的发挥空间尽量留给生态合作伙伴。对此肖枫形容,斑马要做的,是提供一套工具链,搭建一个样板间。斑马产品总监刘欣则表示,既然选择了做智能汽车操作系统,那么目标就是在其之上生长出一套生态。

可以说,“Powered by”的赋能模式,与“人车路融合的感知、连接、计算平台”定位,正是重组后斑马的一体两面,也会是斑马朝向智能汽车、出行行业纵深前进时最基础的特征。或者说,这映射着每一家成功的平台型公司恪守的信条——在成就每一方合作伙伴的过程中成就自己。

写在最后

2016年,互联网汽车荣威RX5横空出世,斑马引领一时风潮。四年过去,互联网汽车的概念在被整个行业接受、流行后,甚至在快速变化的形势下成为了过去式。伴随着行业的快速变化,斑马本身主动进行了多次迭代。

毋庸置疑,斑马既是智能汽车行业的先行者,又是推动行业滚滚向前的主要动力之一——每一次迭代,斑马的理念和实践都会为智能汽车行业带来新的启发。在斑马提出一个想法后,行业后续的产品往往会学习、跟进。

立足眼下,斑马完成不久的重组,更是其发展过程中前所未有的一次版本更迭。按照互联网行业的说法,新斑马应该被称作斑马2.0,或斑马PLUS,又或者两者皆可——无论如何,在其赖以生存的汽车、出行产业的软硬件环境变化时,斑马已经通过一次迁徙,获得对环境新的适应性。

并且,斑马不仅仅是一只单打独斗的斑马,如今重组后的斑马,正在聚拢更多的力量,实现着对汽车、出行产业的连接和赋能。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候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