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正在建设新首都在沙漠中的智慧城市

创投 2020-02-04 16:59:44

埃及正忙着建设一座新的首都,但尚未命名。这座首都将成为埃及新的行政中心,拥有650多万居民。

阿拉伯海湾智能城市指南:为什么这是一个值得关注的地区

随着城市化水平远高于全球平均水平、年轻的科技人才以及大量大型基础设施项目,海湾地区正在帮助开创智慧城市模式。

新首都将占地700平方公里,大约相当于新加坡的面积,位于开罗以东35公里处。

这座城市的规划包括一个新的议会和总统府、埃及最大的机场、非洲最高的塔、中东最大的歌剧院、一个价值200亿美元的娱乐区,以及一个比纽约中央公园还大的巨型城市公园。

这一举措背后的一个关键驱动力是中国人口的快速增长。埃及是中东人口最多的国家,每15秒就有一个新生儿出生,相当于每年新增200万人。

开罗已经是一个拥挤、污染、拥挤的城市,预计人口将增加一倍,达到两亿五千万到四千万。到那时,中国的总人口将从目前的1亿多一点跃升至1.5亿。“忘记ISIS吧,埃及的人口激增是它最大的威胁,”《新闻周刊》(Newsweek)在2017年宣称。

人口挑战之外,其他潜在的动机包括总统的愿望的茜茜公主,当军方接管上台从过去2011年打破,使他在历史上的标志,以及刺激经济的努力,一直以来缓慢“阿拉伯之春”的事件。

新资本的预计成本在450亿至580亿美元之间。尽管该计划有支持者,但鉴于该国近年来面临的一些金融挑战——如快速通胀、失业、旅游业低迷、“劣质的基础设施”和“温和的”就业创造——其他人对这项开支提出了质疑。虽然在所有这些领域都有积极的迹象,但仍有许多工作要做。

开罗塔里尔中东政策研究所(Tahrir Institute For Middle East Policy)的非本地研究员蒂莫西•卡尔达斯(Timothy Kaldas)告诉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新闻频道(NBC News):“国家一边看着政府在这个(城市)花费数百亿美元,一边又听到他们说我们都必须勒紧裤带,这传递了一个矛盾的信息。”

政治分析人士哈桑·纳费恩在接受美联社采访时表示:“优先顺序出现了非常严重的问题。”“也许塞西想作为建造新首都的领导人名垂青史。但如果埃及人看不到生活条件和服务的改善,人们将记住他是摧毁了仅存的中产阶级的总统。”

尽管存在这些疑虑,但发展正在迅速向前推进。首批政府部门计划于2020年年中迁入新都,最近签署了一系列合同,涉及范围从一个新的8.34亿美元的商业园区到一个全市范围的数字安全系统,以及霍尼韦尔(Honeywell)在全市安装超过6000个无线摄像头。

与此同时,埃及国有电信运营商埃及电信(Telecom Egypt)在2019年9月同意在未来6个月内建设一个400亿埃戈普(合24.4亿美元)的电信网络。火车和飞机制造商庞巴迪公司已签订合同,在新城市建造21个单轨铁路站,以及一条连接开罗东部和新首都的新线路。

参见:如何优化智能办公室(ZDNet特别报告)

庞巴迪运输公司总统的丹尼•迪•佩纳将这条54公里(33英里)长的线路描述为“开罗未来城市的智能移动解决方案”,每小时可运送4.5万名乘客。从开罗东部到新首都的旅行时间大约是60分钟。

该项目的一个网站承诺,“新首都的发展具有智慧城市的战略愿景,整合其智能基础设施,为市民提供许多服务”。

这一愿景包括:智能监控交通拥堵和事故,智能设施降低消耗和成本,智能建筑和能源管理,包括关注可再生能源和使用物联网节约电力消耗,以及“使用FTTX技术建设连接每一座建筑的光纤基础设施”。

计划建立一个90平方公里的太阳能农场也是混合计划的一部分。

与此同时,政府宣布,它打算使新的行政首都成为全国首个无现金城市。

希望此举能刺激电子商务的发展,移动货币是政府的重要战略重点。目前,埃及约有2000万个活跃的移动支付账户,但埃及央行希望在未来两年内将这一数字翻一番。

尽管计划正在进行中,但仍有一些障碍。路透社(Reuters)去年报道称,“在投资者撤出后,该项目正在艰难地筹集资金,需要克服其他挑战”。

“我们需要非常广泛的融资,”该报援引艾哈迈德•扎基•阿布迪恩(Ahmed Zaki Abdeen)的话说。“国家没有钱给我。”因此,迄今为止,约20%的投资来自海外。

据阿伯丁称,中国已经为成本贡献了高达45亿美元,中国建筑工程总公司也在培训1万名埃及建筑工人。

埃及的科技:关于中东最大的市场,以下是你需要知道的

有趣的是,MTN咨询公司(MTN Consulting)的马特•沃克(Matt Walker)去年在埃及《每日新闻》(Daily News)上撰文称,中国的贡献有很大一部分是以贷款的形式提供的,而且“中国的银行只是为了购买中国设备而放贷”。

当然,在沙漠中建造也带来了其他挑战。路透社(Reuters)强调的一个明显的例子是,“这座城市每天将消耗约65万立方米来自这个北非国家稀缺资源的水”。

开罗的持续扩张显然是不可持续的。这个城市面临许多问题,包括被称为世界上污染最严重的城市。然而,创建一个新的首都城市是否是解决这个问题的最佳方案,这是一个有争议的问题。

例如,《经济学人》将此举描述为“沙漠中的大象”,指出尽管新首都将成为就业中心,但“很少有公务员能住得起”。

“他们平均每周挣1247埃加普(70美元),去年住房和城市建设部公布的房价超过每平方米11000埃加普(698美元)。”

其他人则担心这对开罗这座历史名城的潜在影响。

去年,美联社的哈姆扎·亨达维亚在一篇文章中问道:“随着埃及新首都的建设,开罗会变成什么样子?”正如社会政治专家阿玛尔·阿里·哈桑所表达的那样,人们担心开罗——埃及一千多年的首都——“可能会被忽视,变得疏远,然后慢慢死去。”

因此,开罗美国大学(American University in Cairo)的历史学教授哈立德?法赫米(Khaled Fahmy)只是认为,新首都所需的资金可以更好地用于解决现有首都的问题的批评者之一。

此外,从巴西利亚到阿布贾,近代历史上到处都是新行政首都未能兑现其早期承诺的例子。

新首都将位于开罗以东35公里处。

这座城市的规划包括一个新的议会和总统府、埃及最大的机场、非洲最高的塔、中东最大的歌剧院、一个价值200亿美元的娱乐区,以及一个比纽约中央公园还大的巨型城市公园。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候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